音乐节百科

广告

与郑钧有关的故事(下)

2011-08-21 23:21:38 本文行家:小晗_echo

郑钧:在音乐中找寻真实的自己 那年,郑钧7岁。父亲去世后,母亲忙碌着工作挣钱以偿还给父亲治病而欠下的两万元债务,在那个时代,两万元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,简直令人无暇顾及其他。哥哥虽然比郑钧大4岁,却俨然成了一家之主,很多重要的家庭决定都由一个11岁的孩子作出。哥哥开始像一个大人一样生活,过早地承担起了父亲的角色。虽然弟弟比自己只小4岁,却一样要严加管教。于是,几

郑钧:在音乐中找寻真实的自己

    那年,郑钧7岁。父亲去世后,母亲忙碌着工作挣钱以偿还给父亲治病而欠下的两万元债务,在那个时代,两万元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,简直令人无暇顾及其他。哥哥虽然比郑钧大4岁,却俨然成了一家之主,很多重要的家庭决定都由一个11岁的孩子作出。哥哥开始像一个大人一样生活,过早地承担起了父亲的角色。虽然弟弟比自己只小4岁,却一样要严加管教。于是,几乎是隔三差五的,哥哥就以各种理由把郑钧暴打一顿,有时是在家里,有时在外面。哥哥心理上承受着一般年纪的孩子不能想像的压力,而可以发泄的对象只有一个就是弟弟。哥哥把郑钧拉到空旷的草地上,用拳头发泄着内心的恐惧。开始,郑钧还是本能地反抗,反抗这种莫名其妙的暴力,但渐渐地,他放弃了反抗。首先,他打不过哥哥,其次,家里没有了父亲,哥哥就是家庭的首领,他的行为似乎是有理由的。格局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。童年沉默的郑钧在这样的日子里变得更加孤僻了,甚至想到了死。
 
    8岁,郑钧面对满面愁容的母亲小心翼翼地低头吃饭,母亲问他,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,他说是摔了跤,而心里,他羡慕着死去的父亲,他觉得自己的日子完全是暗无天日的,也许像父亲一样死去是幸福的。
但也许是太小了,郑钧还不知道真正的死亡需要怎么去做。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郑钧像别的孩子一样逐渐长大了。谁都不知道,这个表面温顺,时而乖戾的孩子内心积聚着多少问号与愤懑,谁都不知道这个沉默的孩子最大的遗憾是父亲太早地过世。
 
……
 
    一切一切,都过去了,但却永远凝聚在内心的深处,成为孤独的内核。每一个人的人生的开始都是不一样的,但无论是什么都需要自己默默地承担。
 
    眼睛湿润的时候,郑钧的手指拨动琴弦,一段旋律清脆跃出,再拨动琴弦,又一段旋律荡漾开来。郑钧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旋律,自己可以写歌。兴奋夹杂着冲动,郑钧开始把这些旋律组接扩展,并把谱子记下,又填上歌词。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,记录,修改,再思考,修改,用了几乎一两个月,郑钧写完了他的第一首歌《赤裸裸》。由此,他便一发而不可收拾,《回到拉萨》《难得糊涂》……内心里从未说出的话语化作音符,灵魂里坚硬的部分开始柔软。大学时候曾经的业余歌手形象跳跃出郑钧的胸膛,他背起了吉他,跟随西安的一个草台班子四处演出,在舞台上演唱自己的歌。唱歌时,他甩掉了生命中的忧惧与绝望;唱歌时,他释放了心中的激情,将对生命的热爱与愤怒一齐抒发出来;唱歌时,他更像一个人,就是郑钧自己。
 
★选择当一名职业歌手★
 
    郑钧的家庭里,祖父祖母,外祖父外祖母,母亲父亲都是识分子,所以遵循规矩,他也必须或者也应该有一个体面的有社会地位的职业。歌手,在老人们的观念里是戏子。当初,在杭州,母亲从西安来看他,他一直兴奋而喋喋不休地跟母亲谈摇滚乐,母亲一脸的困惑与茫然,甚至大有受惊吓的嫌疑,用郑钧的原话说是“老太太直接崩溃了”。所以,郑钧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一名职业歌手。
 
 歌唱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,时间到了1992年,美国大使馆通知郑钧到北京来办出国手续。由着思维的惯性,出国意味着一条平坦大道,出国意味着成功与给家人安慰。郑钧到了北京顺利地办好了一切手续,也买好了去美国的机票。
 
命运中总有一些偶然,不早不晚,总在十字路口等待着人走过去,去选择。
 
   郭传林,人称“郭四”,北京摇滚圈内响当当的人物,“黑豹”乐队的经纪人。电话是郑钧的表弟打给郭四的。郑钧的表弟在北京的一所大学里读书,也喜欢摇滚乐。郑钧在表弟宿舍里弹奏并演唱自己的歌《回到拉萨》等,表弟和表弟的同学们都惊呆了,都觉得棒极了。郭四听完郑钧的歌,非常严肃地告诉郑钧他很有潜质成为一名职业歌手,并鼓励他继续从事音乐创作。
 
    原本似乎只有一条道路,蓦地,天上掠过一道闪电,清晰地显现一个岔口,岔口上延伸着两条路。只是瞬间,光亮照亮了另一条道路,脑海里就深深地印下了痕迹,再也无法抹去。
 
    郭四的话给了郑钧一道光,让他意识到自己在出国之外还有做歌手的选择。而后一种选择正因为他长久的忽视而具备了前所未有的吸引力,强大而执拗。选择往往是瞬间作出的,理智与情感,郑钧选择了后者。他没有分析未来,他只是问自己,做歌手和做商人,哪个是他最喜欢的。做商人肯定能带给他财富与社会地位,而做歌手,吉凶未卜,但唱歌时的激情,那种全身心的释放,郑钧知道自己是绝对喜欢并热爱的。如果真的能够做自己——那就做歌手吧!
 
    即将登上去美国的飞机时,郑钧去了深圳,告诉了哥哥与嫂子自己的决定。嫂子坚决反对,理由是你等待了两年,而且投入了所有的钱,人力财力都会因这个决定付诸东流的。哥哥沉默了一会儿,问郑钧,这是你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吗?郑钧点头。哥哥表示支持他的决定。因为这是一个成年人自己的决定。
 
   母亲还等着郑钧的越洋电话,郑钧却从深圳返回北京,为做一个职业歌手作准备。
 
    那必然是艰难的等待与追求。首先,没有钱,他借住在郭四亲戚家的平房里日夜苦练吉他并写歌。平房在西四,是快要拆迁的老房子。一个早晨,郑钧听到非常嘈杂的喧哗声,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堵坍塌的墙下,原来拆迁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进行了。然后,郑钧便有很多个夜晚睡在星空下的公园长椅上,每天吃一包方便面或是买两个煎饼 子,花两个多小时转四五次车就为让经纪人请吃一顿饭或借50元钱,他的胡子向各个方向生长,头发蓬乱得就像遭过电击,衣服极脏,整天套着条破牛仔裤,球鞋上全是洞。那些日子里,怀疑与期待彼此纠结争斗,讨论着放弃还是继续,期待总是最后占据上风,告诉郑钧:你一定是一个出色的歌手,因为你真正地热爱音乐,在音乐里,你才是真实的自己。
 
    终于,1992年7月的一个明朗日子,“红星音乐生产社”的香港投资方来到北京,听了郑钧的音乐后非常满意,立即与郑钧签约。郑钧从此走上了职业歌手的道路。
 
    约翰·韦恩说过“童年的记忆是诗意的谎言”,对郑钧而言,童年的记忆与其说是谎言还不如说是情绪幽暗而执著的流向。在自我意识被蒙蔽的漫长岁月后,音乐终于让幽暗情绪里的希望与绝望、幸福与痛苦找到了出口。
参考资料:
[1] 中青亮点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